可能要弧很久了

请点开来看哦
努力填坑中(作业太多目前暂弧
这里陈枫www一条高二文科咸鱼,欢迎勾搭
坚定忘羡双道追凌曦澄聂瑶不动摇
开学了没空玩手机文只能发手写了
企鹅3124775305,欢迎扩列www

【双道长】阿箐的回忆录

●本来想写be的,不知道为啥写成了欢脱向……(一口很难吃的粮( @空蟬(請假中_(:з」∠)_ 这次真不是刀哈哈哈哈哈哈
●老宋其实去姑苏是找七老八十的羡羡问一下星星什么时候回来,但是羡羡走了,所以由八老九十的含光君来解答。(但是我懒得写了(喂!
●OOC我的锅
●阿箐第一视角
●就这么点字我写了一个星期对不起我有罪(180°鞠躬

现在想想,当年我能够进入白雪观,真的是我的机缘。
在没有遇见师尊以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天生白瞳却又偏偏能视物的我,常常被村里的孩子称为妖怪,被他们欺负。
在我十二岁那年,后山坟场不知何故,常有活尸体下来骚扰居民。
被它们抓伤的人无一例外开始发疯。发了疯的人们开始四处破坏,等能毁掉的东西都毁干净了,他们就开始咬人。被咬的人于是也发了疯,去找别的正常人咬。
没有人敢再留在这个村子里,除了我。
我为什么不走呢?
离开了这里多好,不会再被活尸体侵扰,多好啊。
可是。
离开了这里,人生地不熟,我要怎么生活呢?
我的父母早已被同化成了活尸体中的一员,只是,他们留在屋子里的食物还能让我支撑几天。
那副人咬狗,狗咬人,人咬人的场景令我至今回想起来都毛骨悚然。

师尊就是在那个时候赶来的。
朴素的黑色道袍,发髻高挽,身负两把长剑,手持一把鸡毛掸子?神色冷傲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派孤傲清高的姿态。
他立在活尸体的包围圈内,就像数九寒冬里覆满冰霜的松柏。
我还没看清师尊出手的那一刻,原本团团围住他的活尸体通通变成一地细碎的腐肉。
看到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哇地一声吐了一地。
师尊似乎听到了我的呕吐声,小心地绕开我的呕吐物,站在我面前。
鸡毛掸子轻轻扫过我的头顶,有些痒。
“小姑娘,这村子里都是走尸,你是一个人在这里?这里太危险,还是早些离开为上。”
原来那些活尸体叫走尸,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告诉我这样奇怪的名字。

“我不走。”
我一抬头,看见他的脸色比常人要苍白许多,脸上又有奇怪的纹路,不由得小声尖叫,往后退了一步。
于此同时,师尊也看到了我的样子,愣住了。
他小心地问道:“……阿箐?”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还有,你脸上的奇怪纹路叫什么呀?还有还有,你手里那个鸡毛掸子好奇怪呀。”
他扯了扯嘴角,似乎想笑又不知道要怎么笑,“这个不叫鸡毛掸子,是拂尘。”
“原来它叫拂尘呀。”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一个小姑娘留在这里做什么。”

留在这里……我沉默了一下,“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我爹娘都变成走尸了,他们在屋子里储备了一些吃的,不过也快被我吃完了……”
“没有地方可以去?那要不要跟我一起离开这里?我带你去学一门武功。”
“武功可以教我找到爹娘变成走尸的原因吗?”
“可以,只要你用心学。”
“好,那我跟你走!对了我要怎么称呼您呢?”
“我名宋岚,日后若你拜我为师,称呼师尊即可。”
“好,那我就拜你为师!师尊!”

“对了师尊,你脸上的纹路是什么呀?”
“日后你会知道的。”
“啊?那日后什么时候到呀?”

现在想想,那是我当真是童言无忌,无意间戳中了师尊内心最痛的那一块。可师尊即使被我伤了心也不动声色,把我带回白雪观。行过拜师礼后,我就是白雪观里的正式一员了。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师尊就是白雪观的观主,众人交口称赞的傲雪凌霜宋子琛。我也有幸成为他的唯一关门弟子。

十八岁那年,我第一次和师尊出去夜猎。以往都是师尊一人去的,得回来的报酬都花在我和一些新收的弟子们身上了。随着我们的长大,所需的生活费也越来越多,单靠师尊一人着实太吃力。于是我也跟着去多赚一点供师弟师妹们吃穿。

那次夜猎实在是险,纵然是武功高强如师尊也受了伤,那妖兽的利爪划破了师尊的衣服,一只锁灵囊掉了出来。师尊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那妖兽两眼放光,朝那只锁灵囊扑过去。就在那一刻,拂雪割裂空气,带着一股劲风把妖兽刺了个对穿,牢牢钉在树干上。

师尊踉跄地奔到锁灵囊前,近乎虔诚地捧起锁灵囊,把它贴近自己的脸,哪怕上面还粘着泥土。
他发出低低的悲鸣,如失去伴侣的孤狼。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师尊那么伤心。
“星尘……星尘……”
星尘……他是谁?为什么师尊会如此惦记他?这个锁灵囊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关于他的一切都是一团迷雾。
只是,再大的谜团也终有解开的那一天。

那是非常普通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练习剑法,路过师尊的院子时,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阳光洒落在师尊身上时,我听到了滋滋的声响。
“师尊,刚刚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无事,今日我有些事,需去一趟姑苏,你要照顾好师弟师妹。”
“弟子遵命。”
滋滋声越发大了。

师尊出门的时候戴了一顶斗笠,我站在阁楼上,目送那一点灰绿色化为米粒远去,不知为何眼中竟有湿意。
傍晚时师尊回来了,可他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问我观里的情况,也没有需要交待我的事情。
我有点慌。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起来就收到师尊的字条,让我去他的住处,他有很重要的事要交代我。
我进去的时候,师尊是背对着我的,听见我推门的声音,他转过来:“阿箐。”
“师尊?”
“我要出一趟远门,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顾好白雪观。至于下一任观主我已经想好了,定了你。你聪明伶俐,一定能让白雪观走得更远。若是遇上了困难,去信给姑苏的蓝思追,他会来帮你的。”
“师尊,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您这样说……好像在交代遗言……”
我才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小小的包袱,师尊的剑和拂尘都放在包袱旁边。
“……是,我走了就不回来了。对了,还有一件事要交代你。”师尊取出他最珍视的锁灵囊放在我手中,骨节分明的手背有一些奇怪的斑纹。
“等星尘的魂魄恢复好了,请你替我转告他,说对不起,错不在他。”
“师尊您要走也可以带着他一起走啊,为什么……”
“我一个死人怎么能……阿箐,你转告了星尘这些话之后,替我送他去转世吧,他受了太多苦了。”
“是……弟子遵命……”

下午,师尊召开师弟师妹们,宣布日后观主就是我。从前的我应该是非常激动的,可现在我却一点干劲都没有。
尤其是听说了师尊傍晚就走的消息。
“掌门师姐,师尊还会回来吗?”
师弟师妹们听说师尊要走,强忍眼泪拉着我问师尊的行程,我蹲下来摸摸他们的头,“会吧……师尊如果想我们了,就会回来看看的。”
“嗯!我们相信掌门师姐!”

师尊走的时候,我一路送他到山下。
“阿箐,到此便可,不必再送。”
“师尊……”
“我知你想问什么,这封信给你,无人时再看。你多保重。”
就像上次一样,我目送师尊消失在山道尽头,只是这一次,不知何日是归期。

好不容易熬到夜半无人,我迫不及待地展开信。通读下来,我从感慨晓道长和师尊的深厚情谊到气愤薛洋的无耻行径再到明了自己前生种种的五味杂陈。
前生多亏晓道长教会我知恩图报,今世感谢师尊教会我厚德载物。如今,我能为他们做的就是将师尊的遗憾告知晓道长。
后来我派人去追查师尊的行踪,传回来的消息说,师尊先去了栎阳,然后又到了义城。
再后来,就断了消息了。
师尊失踪的消息传回来,我愣了一下,回想起路过师尊院子时听到的像是灼烧东西的滋滋声,差点控制不住眼泪。
自省室自此多了多了一个牌位。

晓道长是在师尊走后第三年醒过来的。说实话,晓道长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真的被吓到了。
为了不让师弟师妹们伤心,我就没有告诉他们师尊已经走了的事实。那天正是师尊的忌日,我偷偷祭拜完师尊,准备回房时,手中锁灵囊忽然碎裂,然后,晓道长就出现在我面前。半透明的魂体,似乎碰一碰就能碎裂。我又想起上一世,他在我眼前死去而我却无力回天,再看看眼前没有蒙着绷带,白衣一尘不染的道长,略有沧海桑田之感。
“道长,你回来啦?”
“咦我不是死了吗……阿箐?!原来是你啊,你长大了啊。”
“道长……好久不见……”我想伸手去抱一下道长,伸到一半忽然想起来道长没有实体,手就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道长的视线移到了我身后,方才挡了一部分的墓碑随着我向前移动完全显露出来,“师尊宋岚之墓”明晃晃地刺眼。
“阿箐……你告诉我……我死了多久了……子琛他……他……”
道长再也说不下去了,他伸出手捂住脸。
“道长,我……其实已经转世了。”
“转世?!”
“嗯,你自杀后,薛洋把你的尸体带走了,我就趁机去找人为你报仇,可是没有找到人,连我也被薛洋杀了……后来我的鬼魂回到义城,一边指引误入的活人离开,一边和薛洋作对。十几年后,我终于等来给你和宋道长报仇的人了,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他们。我在指引他们杀了薛洋的时候不小心被薛洋打散了魂魄,幸好后来养回来了,宋道长就送我去轮回,这一世他在我遇到危险时救了我,他还成了我师尊。”
“那子琛,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三年前。今天是师尊的忌日,我来探望他。对了道长,师尊让我带一句话。”
“什么?”
“他说,对不起,错不在你。我想,他……”
“没有了吗?子琛还有没有交代些什么?”
“没……没有了。”
“这样啊……”晓星尘蓦地失落下来。“子琛你这个……笨蛋啊……”
后面那句话虽然道长说得很小声,但我还是听到了。
师尊是笨蛋?!
这句话我觉得大有深意。类似的话我下山夜猎时偶尔会听到。听起来就像……打情骂俏一样。
噢那这样就说得通了。
等等!
打情骂俏?!
原来你们是这样的道长吗?!
#818我所不知道的道长们#

“阿箐,我走了。”
道长一句话把我从沉思中唤醒。我一抬头,看见道长的身形越来越淡。
“道长!”
“阿箐,不要太难过。分别是下一次的重逢,有缘会再见的。”
“那……道长再见……我等你和师尊回来……”
“好。”

后来某一年,白雪观又多了两名弟子。一个温柔爱笑,一个严肃淡漠。
一个叫晓星尘,另一个叫宋岚。

有缘,真的会再见的。

评论(13)
热度(66)